开启左侧

日寇用惨绝人寰的酷刑对待中国女性三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xiaoshuow123 发表于 2021-4-8 23:59:1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中国女间谍 第三天

这天上午我躲在队长室里烦躁不安地翻看着案材料,没有去对

面平房中的讯问室。中川在那里指挥,用剃须刀片割开她的皮肉,往

伤口里搓进盐粒,那样的事他很有耐心地干到十点多钟。

十二点半我上一件灰色的中式夹袄,坐到队长室隔壁那个带套

间的小会客室里。房间中央放了一张四方的麻将桌,暂时当作餐厅,

让城中心的鸿福楼送了几个菜。

他们在那边给女孩子套上了一件黑上衣和一条黑裙子(浅色的质

料上会渗透出血迹来,太难看),好像是从隔壁警备队队长的女人那

里借来的。这是陈惠芹被捕后头一次被允许穿上衣服,也是她一生中

穿过的最后一套衣服。

从这天下午起,直到一个多月后在地下室里被秘密处决为止,我

们再也没有费心让她穿过什么,她就一直是一丝不挂地赤露着全身渡

过的。

两个宪兵夹着她穿过后院,把她隔着方桌放在我对面的椅子上,

这时才给她除掉了手铐。没有为她借鞋,她那双扭曲肿胀的脚可能也

套不进普通的鞋了,脚镣仍然锁在她的脚腕上。

军医已经给她注射了一支吗啡之类的东西,要不然,她恐怕会痛

得缩到桌子底下去吧。

“我本人非常地、非常地钦佩你,姑娘,你是一个真正的武士。

我从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坚强的女人。现在我们之间的战斗结束了,

是我输了。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够成为朋友。”

我像一个愚蠢的演员那样声音低沉地说,希望会给她一个深刻的

印象。虽然她明显地十分疲倦,还是稍稍有些好奇地看了我一眼。

我站起身为她倒一中国产的红酒,很甜,同时甜蜜地笑起来。

“混蛋,我在日本都没有给女人倒过酒!”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

端起另一个杯子绕到陈惠芹身边,她哆嗦了一下。

“为勇敢的姑娘乾杯。”

她仍然坐在那里低着头,从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口后面还是能看到

她脖颈上暗红色的烫伤。由于手指根本不能弯曲,她用拇指和手掌的

边缘夹起酒杯。我正想她会不会把酒倒到我身上来,但是她慢慢地喝

了差不多半杯。

我的中国话不能表达更复杂的内容,我把野山叫进来翻译,然后

我再改成日语。

“我研究过你们的案,知道你们有规定在被捕后应尽量拖延坦

白的时间,但是在经过一定的时间,大概是两到三天以后吧,如果生

命或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的威胁可以坦白。你的组织和我一样懂得,一

旦有人落入对方手中,要指望他或她能够顽抗到底是根本荒谬的。

你的东西没有送到。那间破草房连同它周围十米方圆的地面我们

都一寸一寸地扒开来看过了,连放一张纸片的合地点都没有。”

她把嘴角向上弯起来,勉强表现了一个微笑,说∶“在十二米外

的那棵榆树下面。”

我闭上眼睛等了两秒钟,像是咽下一只苍蝇。

我还没告诉她,十来个宪兵、宪补加上中国警察,昨天下午一直

在搜索红山那块地方。

“你没有送到东西,你的同志们,从上到下没有人不知道你出了

问题。如果你知道他们住在里,他们现在肯定已经不在那里了。如

果你们是用信箱传递东西,他们也不可能再回到那里去东张西望了。

就算我现在把你放到大街上去,你的上级也决不会再来找你送个什么

纸条或者炸弹。他现在恐怕已经坐在一班去港口的火车上了吧,只

剩下你一个小姑娘孤孤单单地留在我们的手里了。

对于他们来说你只不过是出事了,然后就被切断了联系,整个组

织没有受到影响,对吗?你无论再做什么都对他们没有影响,也和他

们无关了。

我们的确把你打得很厉害,也做了一些,嗯,不太礼貌的事。不

过这是我的责任,跟你负担的责任一样。我只能用这方法把你们找

出来,没有别的办法。现在我输了,我可能会因此受到惩罚,被调到

前线的部队去。

从你被我们带进这个院子算起,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十七个小时,

离你们纪律规定的还差一个小时吧。我不在乎这点时间,我想我们先

吃点东西,然后陈小姐可以在里间休息一会儿。一个小时以后就在这

妹里,泡上茶,我们慢慢地聊一聊。陈小姐,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妹

们,好不好?”

 谁都能听出来我差不多是在恳求她了。她保持着沉默,最后说∶ 

“我想躺一会儿。”

“好,好,当然可以,晚上我们再重新来。陈小姐,把酒喝了吧

!”

她又用拇指和手掌夹起酒杯喝干了。

“陈小姐,这边。”我为她移开挡着道的椅子。

她盯着自己的光脚看,我瞪了野山一眼,野山立正,然后把姑娘

从椅子上扶起来。虽然她把大半的重量都在野山的手臂上,但脚掌

一压紧地面就低声呻吟起来,她走过的青砖地面上印出两行淡红色的

脚印。

野山退出来,“关上门!”他关上门,我继续喝酒,一言不发。

一个小时后去看她的人报告说她睡着了,我又等了半个小时走进

里间。姑娘仰天躺在那张中式的木榻上,两臂环抱在胸前,大睁着眼

睛看着天花板。虽然她很疲倦,止痛药的效力稍过她就被痛醒了。

我尽可能和蔼地笑着,对外面喊泡茶。

膊她表情痛苦地挣扎了半天让自己在榻沿上坐起来,从茶上捧起膊

茶杯。她的衣服前襟已经贴到了身体上,上面印出一块一块的水迹。

 因为是在黑色的质料上看不出颜色,不过只能是她的伤处流出的血吧 



“陈小姐是师范学校出身的吧,是一所学校呀?”

“是××师范学校。”

“你不是在里加入组织的吧?”

“不,”否认得快了一点∶“我不是。”

“我们已经说好了,姑娘,那么是里呢?”

我等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“不,我不能说。”

烫“什么!为什么?”我跳了起来∶“你还是什么都不能说吗?电烫

台,联络方法,上级?”

“那么,”我的声音变得从未有过地冷酷而镇定∶“你知道现在

说出来他们还是会有危险?”

我认为她是真的害怕,面对我坐着的姑娘把头垂得更低,但还是

说∶“不,我不能说。”然后她把手里的茶杯轻轻地放到茶上。

在野山和一个士兵把她重新带回对面去以后,很久我还独自坐在

里间的木榻前。第一,我劝说陈惠芹的话并没有错,她已经失踪了两

天,这足以使她的组织内部响起警报声,她和我都知道那是一定会发

生的。第二,陈惠芹虽然确实十分顽强,但是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,

她没有理由仅仅因为赌气或者荣誉感跟我们对抗下去。因此第三,她

必定知道某一个环节有问题,她还不能说。留给我的是第四点结论∶

我还有赢得胜利的机会。

现实就是这样,我不想被送到华北前线或者东南亚去。

我们之间的战争对于陈惠芹来说是极度痛苦的,而对于皇军的宪

兵这一方来说却是枯燥乏味的。当我最后走出队长室来到二号室的时

候,屋子里的情景和我预料会看到的完全一样。

女人被重新缚住手脚趴在那张铁床上。为了不让她活动,还在腋

下、腰上和膝弯处各束了一道皮带。不让她活动是因为宪兵们现在干

的活很细致∶中川带着一个人,用锋利的剃刀刀片倾斜着割进女人的

皮肤,划开大约四到五公分长的裂缝,另一个人用钳子夹住这一片皮

肉的边缘,把它向下拉开一个口子。鲜血从里面溢出来在她的背上流

 淌着,事实上女人的大半个裸背都已经像是涂过红油漆一样闪闪发 



中川事先戴上了薄橡胶手套的两只手上也同样是血淋淋的,他的

眼睛有点发直,以一镇定也许是麻木的态度,把刀片一次又一次地

割进肉中,每次往下移动一点距离。

现在正处理的已是姑娘的臀部了。野山蹲在另一头,每过几十秒

钟就把姑娘的头从铁床上提起来看她的脸。要是发现她正在失去知觉

,便作个手势让这一边的人停止,于是他们就停下来让她缓一口气。

要是觉得她还算清醒,便像一只鹦鹉似的讨厌地追问∶“联系人是谁

?发报机在里?”

他像卖过时货的商人那样对我讨好地笑着∶“她快要不行了。”

我站到野山的旁边弯下腰,姑娘散乱的眼光茫然地看着我们,每

当她的皮被铁钳往下撕开的时候才拧紧了眉眼,几乎像是忧伤似的叹

息一声。野山一连串的追问似乎使她有些不知所措,她断断续续地说

出一些彼此并无联系的词汇,例如是∶“可可┅┅在,鸡窝里┅┅妈

妈呀┅┅老赵,高个子。”

野山如获至宝地用另一只手把这些东西潦草地记在一些纸片上,

旁边的地上已经散落着好几张这样的纸片了。我捡起一张来看了一眼

,很快就发现她是在来回地说一些同样的东西。这也许有用,如果她

针对某一个问题总是回答同一个词的话;也许没什么用,她可能是在

强迫自己默念某一个正好想起来的场景。

她的声音含混起来,又开始昏睡过去了。

“停一停吧。”

他们把她全身的束缚一处处地解开,把她在铁床上翻过身来。和

她的背面一样,姑娘的正面从锁骨下方开始直到膝盖为止挂满了一条

条向外翻起的薄薄的皮肉,看上去有点像她的乳房、胸脯和肚子上咧

开了许多惨笑的嘴唇。因为用水反复地冲洗过,血已经止住了。这是

中川一个上午的工作。

中午在我的队长室里她的黑罩衣下遮掩着的就是这样一副躯体。

往她脸上淋水,又给她灌了点二锅头之类的中国烧酒,我们挤在

她的身边着急地问∶“可可是什么?”

“鸡窝在里,里的鸡窝?”还有“老赵在里?”

“鸡窝,什么鸡窝?”

“你刚才说的,”我从地下捡起一张纸念道∶“问题∶发报机在

里?回答是∶鸡窝,鸡窝。”

陈惠芹很慢地做出一个算是苦笑的表情,看起来像是在哭∶“我

痛昏了,我不知道我说过什么,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”这就是她

对所有问题的唯一的解释。

我把那个酒瓶举起来给她看∶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你知道这里

面的东西倒在你的伤口上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吗?”我以一夸张的客

观态度告诉她,在这间屋子里倒光了酒以后的空瓶子还能干什么用,

可以把它的底敲掉,按在人身上往下划∶“皮肉会变成一条一条地往

旁边翻开,就像是牛拉着犁犁过水田一样。”

我很喜欢这个比喻,如果划的地方是你的两肋,那下面的肋骨都

会一根一根地暴露出来。也可以找那些肉厚的地方,比方说男人的屁

股,把酒瓶敲碎的那一头按下去转一圈,再转一圈。

“你是个聪明的姑娘,在我们这里也待了两天了。现在帮我想一

想,如果是个像你这样的姑娘,酒瓶还能用来干什么呢?”

旁边有人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。

“告诉我,姑娘里最怕痛?”我更加和蔼地问。

她已经哭了一会儿了,眼泪无声地从她闭着的眼睑下一滴接一滴

地溢出来,流过脸颊。

“是里?”

她哽噎着说∶“不要,别再打我了┅┅我,我┅┅”

我和宪兵们一起满怀希望地盯着她的脸,她停了一会儿,没人敢

催促她。

“别再打了,别再打我了┅┅”她断断续续地反复说着,始终闭

着眼睛。

“孩子,这没有用。”我厌恶地把酒瓶子摔到地上,玻璃的破碎

声吓得她打了个冷颤。“你把那些混帐东西都交出来,然后我们,我

和你,就都可以回去睡觉了。”

结果我们,我和她,都没能回家睡觉。

酒瓶已经摔碎了,我们用的是食盐。颗粒很大的粗盐,用勺子舀

起来撒在她的身上。从她的乳房开始,中川用戴着手套的手认真地把

盐粒搓进那些撕裂开的伤口里。他干得像刚才使用刀片一样细致准确

,每一处分到一小撮盐,抹匀,再用力把那些尖锐的小颗粒按进细嫩

的肌肉纹理中去。

 野山继续饶舌地安慰着双眼凸出在眼眶之外,神情疯狂的陈惠芹 

∶“现在才刚弄到胸口,下面还有肚子,还有大腿,中川还会把你翻

过来,接着腌你的背脊和你的屁股。你还要忍很久很久呢┅┅要不你

就说出来吧,我们马上用水帮你冲掉,让医生来给你涂上药膏,那样

的话你马上就不痛了。”

一个小时后中川做完了她的正面。有一周期很长的痉挛从女人

的体内深处发动,慢慢地经过腹部和胸脯向上传递,最后到达她的咽

喉和口腔,她的唇和舌便在一阵急剧的抽动中吐出几口黄绿带血的胃

液。两三分钟后,再从她的腹部启动下一波。

姑娘的下身似乎也同样受到影响,几次抽搐过后,她的两腿之间

已是杂乱不堪,于是把水桶提过来冲洗铁床。

中间又问了她一次,通知姑娘说要把她翻过来处理她的背了。

我独自去吃晚饭,把中川和野山留在那里。在吃饭时我首先决定

用晚上的时间认真研究一下那些纸片。

当时我头一次觉得这个姑娘可能会坚持得比我预计的更久,我的

 内心深处产生了一对局面失去控制的恐惧,一时觉得背上又冷又湿 

。万一,她不仅仅是现在什么也不说,而是永远地无止境地像一块没

有生命的橡胶那样什么也不说我该怎么办?如果她最终能合作地交代

一些事情,即使时间略晚一些,她那些上下左右的同志们全都跑光了

,我至少还能得到一架破机器,还能就她们的组织结、工作方法搞

出一份报告来。毕竟这还是军队少有的几次窥探到了那个神秘组织的

一角,也许××中佐召见我时脸上还会留出一丝笑容。

但是,如果我在最终不得不交出的报告中写着如下的句子∶“经

 过努力地流汗工作,未获得有价值线索,疑犯在押(或疑犯已死亡) 

”。

一直到那时陈惠芹都只是个嫌疑犯!我连她到底是个什么都没弄

清楚。

由于恐惧和愤怒,我有些失去了控制。我回到二号室,几个宪兵

正在桌子后面吃饭。陈惠芹曲起膝盖着墙壁坐在地下,有人正给她

喂粥,她很老实地张着嘴。

我让那个上等兵把东西放下,再来一个人一起握住她的手臂,把

她提起来贴墙站直。我昏头昏脑地转了两个圈找到一把铁钳,夹住乳

房顶端那一朵原来是乳头、现在已经像是一小棵掰开的烂花菜似的皮

肉,我紧盯着它在钳子的钢齿中变成红色的肉泥从旁边流淌下来。

姑娘用整个身体往一边撞过去,和抓住她右臂的那个宪兵一起摔

倒在地上。她抱住自己的胸脯在墙角落里来回地翻滚,周身遍布的伤

口重新开始渗出血来。

我喝令把她照原样摆好,手脚捆紧点,一边顺手把铁钳插进炉火

中。再加两个人,把她拖起来按到墙上,拉开手臂套进砖墙上固定着

的铁环,脚腕捆在墙脚边的铁管上。

他们这样忙着的时候,我踢一个宪兵的屁股∶“笨蛋,分开,分

开!”我是叫他把姑娘的两条腿分开一些。

陈惠芹现在悬浮在墙面上。我用一块厚布裹着把手把火红的铁钳

从炉子里抽出来。她还剩下左边的乳头,一开始有点滑腻的感觉,像

是夹在一块肥皂上,腾起了恶臭的烟雾,然后就有了结实的质感。

我继续用力压紧铁钳的把手,咬着牙向旁边扯开,带下很长的一

条皮肉。

“ 她,弄醒她。”

等着把她弄醒等了很久。

“剪刀。”有人递给我一把剪刀。

我的鼻子几乎已经挨上了陈惠芹血肉模糊的裸体,她那张汗淋淋

的脸就在我的眼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,浓重的汗气和强烈的血腥气迎

面扑来。我的手在下面摸索着,用剪刀把小阴唇横着剪开一条一条的

裂缝。

她把一口带血的唾液吐在我的脸上,这是温和的陈惠芹唯一的一

次反抗。

“盐。”我说,有人递过来一个盐罐。

当晚我仔细地研究了那些野山记在纸片上的东西,把相同的部分

归到一起,看看她对同一个问题是否用同一句话来回答,或者回答同

一个问题的是不是类似的词,我甚至去数它们针对某一个问题出现的

频率。最后我终于相信这些都是垃圾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3

久桔 发表于 2021-4-9 20:38:2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温柔女主,更主要取决于心情可温柔可严厉,寻m男女都可吧,但是要绝对听话,但也不会为难你,让你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,不玩血腥黄金,也希望年龄不要太大,不管是网调还是现实任务都希望能做到,玩的时候怎样都可以,不玩的时候希望不要互相打扰彼此的生活,q15172319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晴fvj- 发表于 2021-4-9 20:42:5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主寻奴蛮温柔的,但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比较严厉,要绝对听话忠诚不能有二主,跪地为奴起身为友,不希望你只是一味的下贱,可以做主奴也可以做朋友,最好有一定的了解,不要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男女奴都可以207790133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相今 发表于 2021-4-10 01:19:5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认我为主开始你将开启不一样的人生,加主人扣扣2085059445备注(论坛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S-大仲马 发表于 2021-4-10 01:32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秦皇岛s,1945572859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sm,到现在的饮鸩止渴。凡事从认识开始,自我介绍:目前居住秦皇岛,年龄30,喜欢sp,kb,辱骂屏蔽词,外露,控制,鞭打…有志同道合的m加我吧,贵精不在多!期待你的出现!你想要的我都有!凡事总有第一次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刐gig 发表于 2021-4-10 18:32:0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找m不要太丑,其实一般般都可以,五官较好,本女主以前玩好久没玩了,找听话的可以一起成长,但不要什么都做不到,我不是做慈善的,除了血腥黄金都要能慢慢接受。328103670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iaowang7319 发表于 2021-4-11 17:15:0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上海小母狗一只(长期)
本人29岁,职业:电商,地点:上海
扣扣:1135665577
喜好:耳光,羞辱,惩罚,后庭,圣水
优秀的调教不是解决兽性,而是让双方都变得更加卓越!
如果你渴望被管教,被支配,可以联系我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梦梦很酷 发表于 2021-4-11 22:57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卑微下贱的贱母狗,求圈养调教母猪,现实网调求男主女主,不要只会口嗨白嫖的,一分钱不想花还想我给你钱,不要加,千万别找存在感,喜欢羞辱捆绑束缚爬行角色cos,禁忌血腥黄金,母猪母亲把母狗生出来就是被主人玩弄的,但暂时不太能接受轮奸,希望能隐私保密,现实只能看时间,网调布置任务可以反视频照片之类的,不确定只是试试玩之类的就不要加了,谢谢!
3372664816f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梦梦很酷 发表于 2021-4-14 21:45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男m,19寻男主或女主,看的蛮多的,但没被真正调教过,渴望被男主或者女主调教,能出卖妹妹淫母和表姐 但看情况吧,真心寻主单纯只是口嗨或者什么都不懂的就不要加了谢谢!可以给男主或者女主跪下像狗一样舔脚,舔下面,也可以穿女装扮女仆母狗,一切听主人的安排,q342315916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为收母狗而来 发表于 2021-4-18 10:59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5年老司机,收已婚,已育母狗,可现实可网,Q1806804137秒加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6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所论坛 节点 - [SSL 07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所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