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日寇用惨绝人寰的酷刑对待中国女性五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xiaoshuow123 发表于 2021-4-9 00:04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            中国女间谍 最后一个月

  每天一大早,值夜班的宪兵下岗时便去把她拖起来,因为有人认

为囚犯应该遵守规矩。起来后让她站到木栏前,把双手铐在木栏杆上

与她自己的脸齐平的高度。然后用皮带抽打她十来下,具体数字和轻

重程度,取决于那个宪兵当时的心情。

隔几天,会安两个宪兵下去,就在地下室里对她一直审问到中

午。所谓审问,无论她是否回答问题仍然要变各方法折磨她一个

上午,差不多会持续三个小时。审问的方式是由当日轮到的人任意决

定的,如果想灌水,便给她灌进一桶水;如果喜欢用电,便把电线接

在她身上什么地方断断续续地通电;他也可以用开水淋她的身体、用

木棒压她的膝弯,或者随便他想像出来的能使人痛苦的方法。唯一的

规定是“最好”不要把她弄成重伤恢复不过来,当然更要防止把她一

下子就打死了。

几天后,那姑娘就被各希奇古怪的方法折磨得不成样子。她的

锁骨下方被烧红的铁条穿通了两个洞,有人在审讯时喜欢用绳子穿过

这里把她系在后面的墙上;有人试验用铁丝像捅男人的阴茎那样去捅

她的尿道;有一次她被人用缝被子的大针把嘴唇缝在一起过了整整一

天∶“嗯,还是那样不说话吗?缝起来就什么也不必说了。”

以后残酷的程度越来越升级,姑娘的左手掌和左脚掌各被烫穿了

一个洞,里面露着白色的骨头。有人来请示能不能割掉她几个指头,

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他们用烤红的钳子把女人被挑中的那个脚趾或手

指上的肉一条一条地撕下来,最后再夹碎裸露出来的趾骨。不过这些

都是最后几天中的事了。

在这样的审讯结束之后,无论她有多痛苦,仍然毫无例外地把她

铐在木栏杆上,一直站到,或者如果站不住的话,就像一个口袋那样

挂在木柱上挂到晚上。

每天晚饭后都把她押到前院去,让她待在五间拘留室边上的警卫

室里,然后从拘留室中逐个带出男囚犯。

大多数男犯人都已经被宪兵打怕了,叫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老老

实实地做什么,对那些顽强些的犯人,他们的办法不是打男人,而是

去打躺在一边的女人。“啊,你很爱惜你的同胞是吗?”用根棍子折

磨那姑娘∶“看,你不干她便是这样。”

开头几天是把陈惠芹送到警备队那边去的,后来据说传出了抱怨

,说像是抱着一块刚从钩子上放下来的生猪肉。的确,她身上从来没

有断过新鲜的刑伤,而且她的下身已经完全不能形容了,于是改成使

用囚犯。

虽然这一切完全是按照我的命令,但我本人从来没有亲自带她到

拘留室那边去过。在队里自然有人对这事特别感兴趣,他们虽然不必

就详细的经过对我作正式汇报,从那几个家伙吃饭时露出邪恶的笑容

嘀嘀咕咕的样子也能想到他们在那边会让陈惠芹受到什么样的对待。

其中一个家伙在轮到他审讯时,用钳子拔掉了那姑娘嘴里正面上下的

好几颗牙齿。

每天晚上十点多钟,我独自坐在队长室里都会听到一阵单调的铁

链声从院子一头响到另一头,伴随着它的是一双军靴沉重的脚步声,

它们渐渐地隐没到地下室中。在那下面,押送她的宪兵还会用皮带抽

打她十来下,这以后姑娘才被允许在地下铺着的破毯子上躺平身子。

可是对于她来说,这一天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值夜的士兵大多数会在午夜之后大步走下台阶∶“肮脏的母猪,

起来,爬起来!”

当地早晚的温差很大,那个月份在深夜里已经相当地寒冷,哨兵

在夜间执勤时往往会干脆穿上军大衣。但是因为一直没有下雪,我们

认为还需要加强效果,于是会在每天半夜最冷的那一段时间里把陈惠

芹带上院子,再给她准备好一桶冷水,强迫她用大木勺舀水从自己头

上往下。

“你不是个喜欢干净的姑娘吗?好好洗一个澡吧。”

“这样一勺能洗干净吗?再水!”

后面完全变成了恶作剧,裹在棉衣里的士兵拿着训练用的竹剑站

在旁边。

“洗澡是那么简单的吗?慢一点,全身都要搓到!”要不就干脆

是∶“再洗一遍!”

稍不满意便挥起竹剑,不管里“啪”地一声打上去。

全身赤裸的姑娘被迫在露天里慢慢地表演洗澡的整个过程,一遍

遍地把自己淋得透湿,在冰冷的空气中被冻得像开动起来的发动机那

样激烈地动着。然后让她站起身围着院墙转圈,她便用戴着手铐的

两手勉强遮挡在水淋淋的胸前,哆哆嗦嗦地拖着沉重的脚镣一步一步

地往前蹭。

每天总要把她这样冻上一个钟头吧,如果轮到天值夜班的家伙

觉得特别乏味,偶尔也会有整个晚上每隔两个小时就去把女囚犯弄到

院子里转几圈。

虽然地下室中已经生起了火炉,她被送回下面后,和她关押在一

起的那个女孩子要哭着把她冰凉的身体搂抱半天才能使她恢复过来

从那次绝食后一直让这个女学生和陈惠芹住在一起,由于陈惠芹几乎

整天都被束缚在木笼边上,跟本无法正常地生活,便让这个女孩子留

下来帮助她,实际上每天的两顿饭都是她喂陈惠芹吃的。据说两个姑

娘的感情很好,后来有人报告说,看到女孩四肢着地趴在地下,让铐

在栏杆上的陈惠琴能坐在她背上休息一会儿。

在发现了这个问题的第二天,审讯者让陈惠芹趴到地上,用烧红

的铁千捅她的臀部,在两边捅了几个一两公分深的洞∶“这样大概请

你也不敢坐了吧?”

到这时我们至少已经彻底地搞垮了她的身体,因为胃里被反覆地

灌进了大量的冷水,她的消化功能已经完全紊乱,呕吐成了她日常的

神经性反应。差不多每次下到地下室里,我们总是看到她把头顶在木

头柱子上,两肘死死地紧压着自己的上腹部,一阵一阵拼着命地想要

再吐出点什么东西来。

我们毫不怜悯地利用这一点,给她吃更硬、更粗糙的食物,把供

给前院囚犯的掺糠的玉米面窝窝头在屋外放两天,冻得乾硬开裂了才

扔到木笼里去,让女学生去喂陈惠芹。中川的威胁仍然有效,她不吃

完便痛打那个学生。

实际上,因为每人一天就这么两个勉强有鸭蛋大的窝窝头,姑娘

们也确实很饿,她们流着眼泪使劲地往下咽,一会儿功夫陈惠芹的胃

就开始剧痛起来。更吓人的是就在这时她又开始咳杖,因为同样被水

弄坏的还有她的肺,两反应加在一起,陈惠芹的表情痛苦得无以复

加。

轮到这天讯问的曹长不耐烦地在木栅栏外面踱来踱去,一直等了

十多分钟,然后他给还在喘着气挺直了脖颈打嗝的姑娘打开手铐。陈

惠芹用手背擦着自己嘴鼻边的污水,踉跄地走到地下室的另一头,面

对桌子自动地跪好∶这是每回审讯的规矩,她早已习惯了。

开头在膝盖下面还要垫进盘起来的铁链,后来她越来越虚弱才免

掉了,也允许她往后坐到自己的脚后跟上。

跟着曹长的新兵把每天夜里给她洗澡用的那个水桶重重地放到她

的面前,满满地盛着水,漂着那个木头勺子,得意地笑着的曹长坐在

桌子后面∶“乖乖地喝吧,肮脏的畜牲!”

姑娘一声不响,舀起水来慢慢地喝下去。她喝得很小心,生怕一

不注意又会引发起没完没了的呕吐。她喝完了第四勺后抬起头来看了

看军曹,日本人还是那样地笑着,那个新兵已经转到了她的身后,把

皮带往空中抽得“啪啪”地响。

她再低下头去喝第五勺水,然后“哇”地一声直喷出来,再像刚

才那样死去活来地吐上很长一阵,这之后她就只有趴在地上的劲了。

“完了吗?水桶在你前面,从头来过,再喝!”

这样来回两三次才开始正式问问题∶“好好想一想,把去取电台

的这三天从头再讲一遍!”

到这时我对陈惠芹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,也许她还会说出一些地

点和人名,可时至今日,那恐怕都像是树杈上的空鸟巢一样,鸟早已

经满天飞了。

但是需要弄清楚的事仍然要弄下去∶首先是电台的下落。自从供

认出上岭的电台地址后,陈惠芹就一直坚持说她已经把发报机送到了

那个地方,可是我们并不相信。白左机关的那个中国人一直盯着她,

她没有传递东西的时间。

“胡说!”用铁千猛戳她的两条大腿∶“我们一直跟着你。”

“只有一个戴帽子的人跟着我,他被我甩掉了一会儿。你们去问

他吧,他不敢说出来。”她这回没有上当,看来当时是真的发现了盯

梢的人。

这里面是有问题的,但是我决定不再追问下去,至少这算是给了

我们一个借口,可以把这件事推到白左机关的头上去。

陈惠芹供认,她是在上学的时侯去书店看书时被店主招募的,因

此她在刚被捕时就连在何处加入组织的也不肯告诉我们。除了书店,

她不知道店主的其它情况。

对于我们还有一点希望的是从她的工作过程中找出额外的东西来

 ,她过份频繁地去书店就不正常,还有与在上岭电台出现次数的差距 



于是再打、再问。找了一根四方带 的粗木棍,用它反覆折磨着

女人,那天破例干到下午。

“可能,只是别人没有看到我吧。”抱着肚子浑身发的姑娘直

到最后仍是这么说。

她提供了她通常去上岭乘的晚班车,下课后赶上那趟车,到站时

的确已是晚上,当地农民应该已经睡觉了,然后在第二天一早离开。

“那你整天往书店跑干什么,是去喝茶聊天吗?”

她很吃力地解释说,她开始确实经常去书店,可是那时的确是为

了翻翻书。以后就去得少了,只在有条子送到学校门房的时候才去接

受指示。

把学校一方见到的送条子的那个人和书店里雇用的年青伙计作了

比较,两边的描述似乎的确有些相似。那么,陈惠芹真的不认识去书

店的那个神秘女人吗?

这个问题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遍了,这个月中每一次讯问就是翻

来覆去地问上面这些同样的东西,有一点不一致的地方就把她打得死

去活来。虽然就是这方法来断定她说的都是事实,但是我恐怕得

承认当时是有“对这样的女人必须严厉地惩罚”的心情的。虽然现在

很少有人会承认,但是为了取乐或发泄愤怒把犯人痛打一顿的事是的

确存在的。

从她体内拔出已经被血泄成了红色的木棍,用刀在 角上削出一

根一根的倒刺,笑着给姑娘看。当他们重新在她身边蹲下时,她抱住

其中一个人的腿,拼命地摇晃着∶“我都告诉你们了呀,我都告诉你

们了呀┅┅”他们只是把她的手拉开。

痛苦到极点的姑娘胡言乱语起来∶女人叫什么,是亲日的中国政

府官员的情妇,住在某一条街的某间旅社里。但是再问一次,便又随

口说一个新的名字。

烫就这样也使我们四处查问了很多次,我们只好简单地处理这个问烫

题,把陈惠芹铐在木栅栏上,让她一连站了四个昼夜,不给她饮水和

食物,除了审讯外,一分钟也没有把她解开过。

姑娘的手腕被手铐磨掉了几乎半个圈的皮肉,铁箍就直接卡在裸

露出的腕骨上。她在半夜里凄惨地乱喊乱叫,那时她对我们这些审讯

者已经很熟悉,直接用日语喊着山田或是野山的名字∶“快来放我下

 来,我愿意说啦!”然后她可怜地看着匆匆跑下台阶的宪兵军官说∶ 

“我要解手┅┅”把人气得哭笑不得。

“混蛋!什么时候把你放开来干过这事?”次数一多,上当的

宪兵连惩罚她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
在这件事上我们到最后也没有更多的进展,也许陈惠芹说的是真

话。但是按照我的感觉,这里总有些隐藏着的东西,只是我们还没有

问到正确的地方。

一天上午,在例行的审讯中陈惠芹被捆紧着双脚趴在地下,脚底

朝上,然后用烧红的铁千往脚心扎进去,又捅又烫地搞了很久,在她

的脚掌中间弄穿了一个洞。等到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以后,才发现她用

口腔边上剩下的牙齿咬伤了自己的舌头。

这一下她既不能走路也不肯再说话了,我很恼火。晚上有人来请

示今天还要不要把女人弄到囚犯那边去,“抬去,抬也要把她抬到前

面去。”他们去逼她站起来,结果根本无法做到,但是也没有抬她,

而是打得她用膝盖跪起来四肢着地爬过去再爬回来,她被军用皮带抽

得一路惨叫。

不能肯定是在这之前还是之后,一个一直关照我的前辈给我打了

一个电话,告诉我已经决定把我调到南方的师团去,几天内就会下达

正式命令。后来他像是顺便地问问∶“那个女教师的事情还没有解决

吗?”他停了一会儿∶“一个多月了,她还活着吗?圭一,对女人有

些怜惜吧?哈哈哈!”

我想这是对我的暗示。白左机关已经或软或硬地发动过几次攻击

了,我也在宪兵队本部针对陈惠芹案作了汇报,中佐让我很难堪,但

是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最后的几天成了完全没有意义的残杀,把她的嘴用棍子撬开,把

刺刀伸进去割她的舌根,在口腔里上下乱搅。

“这样不是比用牙咬更加简单吗?”往她身边扔一枝笔∶“受不

了了就写出来!”但是下一天就连她的左手也烙穿了一个洞。

那几天中川正在审问一个被怀疑和土匪有联系的中国政府官员,

他先把陈惠芹背墙壁悬吊起来,然后让那个官员在姑娘分开的两腿

之间抬着脸从早上一直跪到下午。下午中川拿了一把普通菜刀冲进来

,他什么也不问,在墙上按住姑娘的脚,只三五下就砍下了她的两个

脚趾。他从地上捡起断趾对跪着的官员笑笑,把它们全都塞进了女人

的嘴里,那个家伙被吓得有好几天说不出一句连贯的句子来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21

久桔 发表于 2021-4-9 20:37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温柔女主,更主要取决于心情可温柔可严厉,寻m男女都可吧,但是要绝对听话,但也不会为难你,让你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,不玩血腥黄金,也希望年龄不要太大,不管是网调还是现实任务都希望能做到,玩的时候怎样都可以,不玩的时候希望不要互相打扰彼此的生活,q15172319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晴fvj- 发表于 2021-4-9 20:42:1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主寻奴蛮温柔的,但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比较严厉,要绝对听话忠诚不能有二主,跪地为奴起身为友,不希望你只是一味的下贱,可以做主奴也可以做朋友,最好有一定的了解,不要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男女奴都可以2077901337b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黑色即可 发表于 2021-4-9 23:33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02年大一学生,有充足时间,一开始可以先进行简单网调开发相处可以再约时间面接。不重口,相互尊重起身为友。现在湖北希望距离不要太远,年纪相仿更好有共同话题为了一时兴趣或骗子就不用来了,浪费时间谢谢。
Q2990279564(加了细谈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S-大仲马 发表于 2021-4-10 01:31:5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秦皇岛s,1945572859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sm,到现在的饮鸩止渴。凡事从认识开始,自我介绍:目前居住秦皇岛,年龄30,喜欢sp,kb,辱骂屏蔽词,外露,控制,鞭打…有志同道合的m加我吧,贵精不在多!期待你的出现!你想要的我都有!凡事总有第一次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刐gig 发表于 2021-4-10 18:31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找m不要太丑,其实一般般都可以,五官较好,本女主以前玩好久没玩了,找听话的可以一起成长,但不要什么都做不到,我不是做慈善的,除了血腥黄金都要能慢慢接受。328103670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46169410 发表于 2021-4-11 15:56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狗奴寻女主,爱k9,边缘控制,贞操锁,轻微露出,有意qq4616941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iaowang7319 发表于 2021-4-11 17:16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上海小母狗一只(长期)
本人29岁,职业:电商,地点:上海
扣扣:1135665577
喜好:耳光,羞辱,惩罚,后庭,圣水
优秀的调教不是解决兽性,而是让双方都变得更加卓越!
如果你渴望被管教,被支配,可以联系我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梦梦很酷 发表于 2021-4-11 22:56:5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卑微下贱的贱母狗,求圈养调教母猪,现实网调求男主女主,不要只会口嗨白嫖的,一分钱不想花还想我给你钱,不要加,千万别找存在感,喜欢羞辱捆绑束缚爬行角色cos,禁忌血腥黄金,母猪母亲把母狗生出来就是被主人玩弄的,但暂时不太能接受轮奸,希望能隐私保密,现实只能看时间,网调布置任务可以反视频照片之类的,不确定只是试试玩之类的就不要加了,谢谢!
3372664816f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驱魔人 发表于 2021-4-11 23:3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的国耻家仇还少吗? !再过几年,中国人必将以血还血,彻底占领日本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6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所论坛 节点 - [SSL 07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所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