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圣丽安伪娘学院内院篇 第二十章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7892102 发表于 2021-4-1 19:5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圣丽安伪娘学院内院篇 第二十章 – 蔷薇后花园
第二十章 地底

好黑……
周围只有漫无边际的黑,想要睁眼却睁不开,想要活动活动却抬不起身,这是怎么了?
耳边好像有滴答滴答的声音,貌似是水声?我是在河边?不对,滴答滴答,像是一条线往下的样子,难道我是在江南的某个小村里?就在梅雨季,我在屋檐下看着水珠一串一串的落下,映着稻米和泥土,空气中弥漫的是带着淡淡草腥味的空气。
不对,这味道不是草腥味,那这滴答滴答的声音是什么呢?难道是那个恐怖的实验?别闹了,我的伤口还能一直不愈合不成?放水声想要听死我那可是太搞笑了。
那应该是茶水滴落杯子的声音吧,这个壶嘴好久没用了,必须用茶润一润,滴答,滴答,茶香带出的是污渍,哎,这茶,它是多么痛苦啊,被人摘下,本人蒸煮,最后却落入阴晦的下水道里,若是我,怕是不愿的吧。
琳琳感觉头开始变得晕了起来,一阵反胃恶心的感觉直冲脑海,她猛地睁开眼睛,张口呕吐了起来。
这是科学院的医务室,她的身边是雏凤的朋友们,大家一看她吐了,便忙成一团,拿水的拿水,拿毛巾的拿毛巾,拍胸口的拍胸口。
“你醒了?到底怎么回事?你在博物馆直接晕过去了。”凉子摸着琳琳冰凉的脸蛋,一脸焦急的说道。
“啊……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去了,好凉子,我要喝祁门红茶!”琳琳虚弱地说道。
“你……摔得轻!我给你去弄。”凉子脸一红,这家伙还是没一点正经,自己菊穴那里的改造就是祁门红茶。
琳琳逗了一下凉子,心情也好多了,她转过头向身边的人问道:“是谁发现的我?”
“那个叫什么晓月的,你晕了三天了。”璇儿拧着毛巾,在琳琳的被子上擦着。
“这样啊。”琳琳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了。
过了一会,一杯香香的祁门红茶端了过来,凉子坐到了琳琳的身边,拿着梳子帮她梳理着头发。
“大家,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琳琳看了周围一眼,十个人都在,自己的一些计划,也可以在这里说一说了。
“说罢,难得你今天不是一副自闭的样子,摔一下给你摔清醒了。”凉子让琳琳枕着自己的大腿,将她的一头长发摊开整理着。
“谢谢你们了,接下来,凉子你去找一下晓月,看能不能把我第二次艾玛药剂的注射提前,越近越好,如果现在可以做就最好了,晴儿,帮我找一下容儿,请她推掉我的夜间课程,璇儿小艾,你们两个去找一下青苏老师,申请一下值日我就不做了,最后,媛媛阿紫,你们去找一下妍妍老师,申请一下,我以后的课就不上了,但是考试一样参加。”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凉子停下梳子,皱着眉头问道。
“没事,凉子,外院这批人你先来领导,等我半年。”琳琳笑了笑说道。
“喂喂,你不是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吧。”晴儿敏锐的发现了琳琳的不同,不由得担忧地问道。
“不会不会。”琳琳再三保证,才得到了她们几人的应允。
“那我们干什么呢?”可可弱弱的问道,嘉儿和小颖也同时点头。
“这不是没说完呢嘛,可可和嘉儿一起,你们假装去亲近亲近小米,小颖,你和媚儿一起,去接触一下梓儿。”
“梓儿?”媚儿一皱眉,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“对,相信我,接触梓儿,讨好她,梓芯不用管。”琳琳笑着说道。
“讨好那个贱人??”媚儿的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。
“委屈你们了。”琳琳有些抱歉地说道。
“没有,主人的话,我都听。”媚儿坐回原位,有些憋屈地嘟囔着。
“好了好了,大家先回去吧,凉子,你和晴儿留一下,小艾帮我去叫一声晓月,璇儿帮我叫一下爱丽。”琳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微笑着发出了最后的指示。
大家面面相觑,琳琳的确恢复了那副领导者的样子,但是下达的命令嘛,倒是有些奇怪,众人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但总归不会害她们,那便听罢。
所有人走完,琳琳才拉着凉子和晴儿,仔细地计划着什么。
“嗯,准了,告诉琳琳,让她好好养病。”青苏主任点了点头,对面前的小艾和璇儿说道。
“谢谢您。”小艾鞠了一躬,礼貌地道谢,璇儿当然也跟着一起。
“没事没事,呵呵,这个小丫头,挺有心思的,话说那个……璇儿吧,你和琳琳长得真像啊,花一化妆,根本认不出来呢。”青苏主任笑着说道。
“啊?额……是有很多人这么说。”璇儿有些奇怪,青苏主任突然提到这个干什么,她和琳琳长得确实像,但是仔细辨认,还是能看出差别的。
“没事,快回去吧。”青苏摇了摇头,让两人出去了。
没过一会,还是那个英姿飒爽的伪娘走了进来,递给了青苏一个册子。
“嗯,挺顺利的,她现在开始行动了,呵呵,能够利用自己人了啊,成长的也真是快。”青苏翻了翻手上的文件,把它放到了桌子上,很满意地说道。
“课都不上了,她好像要自暴自弃。”这个伪娘皱着眉头反驳道。
“连你都这么认为了,其他人更会这么想,等着吧,猛兽放出来了,你就看她们怎么死的吧。”青苏却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“你就不怕她把那些书都看完?”
“你当她的脑子是电脑不成?第一箱是瑶儿的,她肯定看的特别仔细,后面的她肯定会都翻出来,看看都是什么资料,等她看到薇薇的,你觉得她还会有时间看其他的书?”青苏笑着解释道。
“你倒是了解她的心。”
“你们的我都很了解,强调选择嘛,心理学的小把戏了。”
“那我继续行动?是不是太狠了?”
“不狠,你一个月后去科学院就好,按照计划来,这个丫头现在都会玩狸猫换太子了,等着吧,她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。”青苏绕了绕头发,看着窗外说道。
“好的,对了,首领那里让您过去一趟,把第三套道具带上。”那伪娘不为所动,有些机械的说道。
青苏的动作一僵,有点无奈的点头起身,“主人又要玩?以前没见她这么勤啊。”
“你不也乐在其中?”
“呵呵,我们都乐在其中。”
病房里。
“就是这样,能不能帮我一下?”琳琳看着床边的晓月,殷切的问道。
“我要足够的利益作为交换,你不是柳家人了,我凭什么帮你。”晓月冷冷地说道。
“交换,我亲自调教你一周,行不行?”琳琳笑着说道。
“我走了。”晓月豁然起身,把凳子都带倒了。
“哎哎哎,别走啊,我免费帮你进行一个项目的修改,全挂你的名字,怎么样?”琳琳慌忙喊道。
“成交。”晓月甩了下头发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“死傲娇,就不能爽快点。”琳琳低头嘟囔着,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,反而有一点点阴森森地样子。
过了一会,爱丽拿着笔记本到了。
“你没事吧?”这是爱丽的第一句话。
“没事,爱丽,直接进学校的资料库,看看图书馆四楼那些文件都在哪。”琳琳靠在床头说道。
“这么急?”爱丽打开电脑,有点奇怪地问道。
“嗯嗯,快快。”琳琳挪了挪身子凑过去,盯着电脑屏幕说道。
爱丽在键盘上开始敲敲打打起来,终于,在一个很难找到的角落,爱丽发现了原来四楼的那些文件。
琳琳一目十行的扫着,确认着这些书目和自己看到的差别,无一例外,全都对上了,那个神秘的钟楼里面,确实存放着图书馆四楼的书。
但是,太过巧合反倒有鬼,琳琳笑了笑,让爱丽找一找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更深的地方。
爱丽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是琳琳这么要求了,她只能再度敲打起键盘,竭尽全力的将学校资料库彻底扒光。
终于,她们在一个很隐蔽很隐蔽缝隙里发现了一个隐藏文件,上面写的是“科学院地下一楼设计图纸”,这也是图书馆四楼的文件之一。
还是让我给找到了,琳琳泛起一抹微笑,点开了这个文件看了起来。
那就是一个图纸罢了,在科学院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暗门,可以通往地下一层。
只有这个文件被单独拿了出去,为什么?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琳琳暗自决定,自己必须去地下一楼看看去。
爱丽离开,过了一会,璇儿又敲了敲门,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。
“乖璇儿~”琳琳伸出双手揉了揉她的脸蛋,宠溺地笑了起来。
“唔……班长,别闹啦,叫我来干什么?”璇儿使劲把琳琳的手拉下,乖巧地坐好说道。
琳琳打量着璇儿,心里简直是满意的不行,乖巧可爱,平时文静内敛,长得和自己很像,身高也差不多,身材也差不多,嗯,很不错。
“来来,我给你化化妆。”琳琳把她招呼了过来,拿着粉扑笑眯眯地抖了抖。
璇儿在床边坐好,心里也隐隐约约明白了琳琳想要做的事情。
仅仅五分钟后,琳琳拿着镜子放到了璇儿面前,把自己的脸靠着左边也贴了上去。
镜子里,左边却是璇儿,右边才是琳琳。
“这!”璇儿猛地一回头,琳琳仅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,将两人彻底互换了!
“我的病情不算很重,二十天后大概就能出院,璇儿,能不能帮我。”琳琳顶着璇儿的脸,学着她的语气和笑容说道。
璇儿的喉头艰难地滚动了一下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外院那个琳琳,自从摔倒后课也不上了,寝室也不回了,天天把自己关在一个废弃教室里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惋惜者有之,嗤之以鼻者有之,幸灾乐祸者有之,但是最多的,还是漠不关心。
晓月自然是有些奇怪,自从琳琳出院后,她们便没有联系过了,自己的项目也被琳琳十分高效的在住院期间完成,她就好像是在躲自己一样。
而所谓的自暴自弃,她是不信的,与琳琳接触最深的就是她了,以琳琳那个脾气,肯定是在酝酿着什么。
容儿听到这个消息后,反而嘻嘻一笑,毫不在意的跟着秦奎先生去湖边玩耍去了,今天秦奎先生要溜母狗。
梓芯反而是反应最激烈的一个,她把寝室里的东西全砸了,然后开始疯狂地针对起外院的人,她和志得意满的小米组成了一个同盟,不停的向外院的人施加着压力,好像她们杀了两人的九族一样。
诗雨在向爱丽询问了几次表示关心后,也乐得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。
而琳琳,则是在废弃的教室住下了,里面有一床被褥,还有一个台灯,一大盒子笔,几根针,一堆线,还有数不清的纸。
她在调动着自己的记忆,将图书馆四楼的那些书一一抄下来。
这当然是个大工程,琳琳也不急于一时,自己只能靠记忆里的图片复述而已,姚老师的那些东西自己根本看不懂,每次抄完都要呼呼大睡,不然脑力根本达不到标准。
而艾玛药剂的二次注射,也是最后一次注射也成功提前,琳琳打心底里感谢晓月的帮忙,那天,她将自己的脑袋压榨到几乎快要晕过去,然后被扶着进入了改造室。
改造结束后,她的脑域再次得到了开发,而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但是她的状态让所有人惋惜,将近十天不洗澡,琳琳已经是浑身的酸臭,浑浑噩噩的样子,无神的眼睛都表示这她已经彻底放弃了。
这样的人,再厉害有什么用呢?
今天,则是琳琳出院后一个月整了,表面功夫已经下到,所有人都放弃了对自己的注意力,那么自己也是时候去探查一下科学院所谓的地下一楼了。
夜色很黑,琳琳却很习惯,这里再黑,多少也有窗户缝透进来的月光,而自己那个教室,才叫黑的什么都没有。
按照图纸上的标示,琳琳走到了暗门的门口,她一路戴着眼镜,这里是一片绿光,安全。
摸索到了开关后,琳琳使劲一扭,一个地下楼梯便出现了,那里倒是灯火通明,空气都很清新,一看就是有人常常出入的。
地下一层不算深,琳琳没走一会便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大厅,这里像是一个毛坯房一样,什么装饰都没有。
但是,这里有一道铁门,琳琳戴上手套,用眼镜扫了周围一眼,依旧是绿光,没问题。
就在她决定去开门的时候,门的那头却突然传来一阵野兽的吼声,铁门瞬间被撞出一块凸起,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头。
“呀啊!!!”琳琳害怕的往后缩了缩,抓住自己的项链,努力告诉自己不要怕。
当!又是一阵巨响传来,与此同时的还有野兽受伤的呻吟声,琳琳往后退了两步,却顶到了土墙上。
轰隆一声,铁门被直接撞飞,砸到了琳琳的身边,咣当的声音震得琳琳耳膜生疼,铁门飞出的风扇的衣服一阵飞舞,她顾不得这扇差点砸死自己的铁门,而是扇了扇灰尘,看着科学院的秘密。
这不看不要紧,琳琳一眼看去,差点被吓到晕过去。
这是一个手掌脚掌着地的人,勉强可以看出来她还是个人,但是,她的样子实在是太怪了。
她的脸是绿色的,脑袋膨胀到了正常人的三倍大小,皮肤变成了粗糙的绿色,上面还有无数的脓疱,有些还破了,不停地流着脓液,眼睛同样膨胀了起来,变成了一个暗黄色的竖瞳。
而她的手脚也变得极大,每根手指脚趾都长出了尖锐的爪,依旧是绿色的皮肤,上面是挤在一起的小疙瘩,她的头发披在背上,舌头伸的极长,背后还有一条扭来扭去的尾巴。
大蜥蜴?琳琳小腿肚子都吓软了,这是个什么怪物?!
“嘶啊!!嘶啊!!”这个人脸大蜥蜴仰头嘶吼了起来,它盯着琳琳半天,才缓缓地走进。
“你你……你别过来啊!”琳琳躲在墙角不住的后悔,自己的好奇心怎么就这么重呢。
“呼……”人形蜥蜴绕着琳琳走了走,突然流下了一滴眼泪,然后再次仰天嘶吼了一声。
“你……哭什么?”琳琳看着这个怪物,心里却渐渐平静下来了,她连梦中穿越都有过,这个人形蜥蜴又怕什么呢。
最关键的是,这个蜥蜴,她好像有点熟悉?
“嘶啊!”大蜥蜴好像焦急了起来,不停地扭着头,背后湿漉漉的长发来回摆动了起来,身上的粘液甩的哪里都是。
“诗函?”琳琳慢慢地站了起来,有点不敢相信地颤抖着问道,那一头波浪卷,自己只在诗函身上见过。
“嘶啊!”大蜥蜴点了点头,再次留下了一滴眼泪。
“诗函!你怎么了?怎么变成这样了??谁干的!”琳琳瞬间跪倒在地,不嫌恶心地抱住了诗函的头,情绪极其激动地喊道。
“哈啊!”诗函扭了扭头,伸出爪子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两个字。
“实验?”琳琳仔细辨认了半天,皱着眉头读着。
诗函点了点头,她看着琳琳的脸,蜥蜴一样的头左扭右扭,好像有些开心,有些慰藉的样子。
“是那个人类基因图谱实验?”琳琳摸着她满是疙瘩的皮肤,温柔地问道。
点头。
“是蜥蜴的基因?”
点头。
“你是他们口中的实验失败者之一?”
点头。
“平时住在这里面么,怎么样,能不能睡好,能不能看书什么的,难不难受?”
诗函的情绪好像激动了一些,使劲地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“我有没有能帮你的?”
点头。
“怎么帮你?”
琳琳摸着诗函的脸,努力寻找着自己熟悉的某些细节,诗函又从眼眶里流出了一滴浑浊的眼泪,用自己的爪子在地上慢慢地划拉出了一个字。
死……
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”琳琳一下子慌了,抱着诗函不知所措,让她杀人,还是杀自己最开始的室友,她接受不了,“能不能复原?有没有其他方法?”
诗函缓慢的摇了摇头,不停地在地上写着同一个字。
死死死死死死。
“别这样……你别这样……”琳琳也一下子哭了出来,她看着那道铁门,想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呼的站了起来,“等我一会,乖,就一会。”
“吼!!别走……”诗函立刻着急了起来,爪子四处挠着地,指甲卡巴一声断了开来,留下了一地的血,她不敢接触,怕琳琳伤害到她,却不知道如何把她留在自己身边。
“乖,马上,我去拿下资料,我会找到方法的!”琳琳蹲了下来,不停地安抚着诗函。
过了十几分钟,诗函才嘶吼一声,默默的趴在了地上,琳琳亲了一下她的额头,也不顾上面的粘液,起身跑进了这个幽暗的通道。
身边不停地传来些动物的吼声,琳琳不敢去看,她不停地跑着,也就五分钟左右,她跑到了一个类似资料库的地方。
“就是这里了……抓紧,抓紧。”琳琳戴上手套,抓紧翻看着里面的资料,实验体储存的地方,往往也会有实时的资料,趁着现在还算清醒,赶紧记下,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诗函救出来。
“基因置换和靶向重组……导入异常生殖性外源基因,用来抑制人体本身的基因表达?疯子,妈的,乱搞!”
琳琳一边翻看着资料,心里一阵阵的发冷,这真的是为了治病?怎么看怎么像制作人形兵器呢,这样一来,就算能够完成平衡,也无法保证人体的完整性,他们的实验和容儿的不同,容儿的基因改造是柔和的循序渐进的,而这个实验则是暴力更改,很多人的基因链都断掉了,强行用骨髓提取的靶细胞重接而已。
这要疼死的,琳琳光想一想就感觉脊柱发疼,而看完了存在这里的大部分资料后,琳琳得出了一个令她绝望的结论。
不可逆,人体本身的染色体基因已经被完全的破坏掉了,根本无法逆转。
带着这样的悲伤,琳琳回到了那个毛坯房,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诗函。
“没办法吧。”诗函在地上写着。
“嗯……”琳琳感觉一阵无力,她想救她,但是她什么都做不到。
“杀了我吧。”诗函继续写着,嘴角艰难地咧起一道弯弯的弧线,应该是在笑吧。
“为什么啊!为什么要杀了你……为什么要我杀了你!”琳琳绷不住了,有些疯狂的大吼着大哭着,眼前的景象被泪水模糊成一片,为什么这么对她,她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不去针对她,而去针对她的朋友们?
“疼。”诗函写下最后一个字,便不停地看着琳琳,不管她说什么,诗函都指着这个字,疼。
疼到让人只想去死,那要有多疼,琳琳不敢去想,那个会议是在骗人,她们在接受了试验后,肯定很痛苦才对吧,这种惨无人道的实验,简直是酷刑。
“我答应你……”琳琳哭了许久,才哽咽地说道,与其让诗函这么痛苦下去,不如自己亲手去做。
“吓……”诗函抬起头,也流下了好几滴大大的泪珠,嘴里吐着模糊不清的话,但是琳琳可以听清,她在说谢谢,谢谢你。
“你别这样……”琳琳捂着脸,崩溃的坐在地上。
诗函抬起爪子摸了摸琳琳的头,试探性的舔舐掉了琳琳脸上的眼泪,在她耳边囫囵着说着什么。
“你?永远……是……我的朋友?诗函,我不要你死……我不要……”琳琳把诗函在自己耳边的话翻译了过来,刚刚下去一点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,她不想要诗函去死,一定有什么办法的。
脑子里的记忆仿佛活了起来,琳琳不停地调动着自己的大脑,努力想着有没有办法,有没有办法,姚老师教给自己的,跟着晓歌晓月做的那些实验,甄老师交给自己的改造基础,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?
突然,一张图从琳琳的脑袋里蹦了出来,那是钟楼上,琳琳从那一堆旧书里看到的一张图。
图像变成文字映入到了琳琳的脑子里,这页纸是姚老师的某项实验笔记,上面写着:《人类基因研究改造计划》。
琳琳突然一瞪眼,趴到了满是沙土的地上,开始回忆那几页纸,摘录起了上面的内容。
砂石地很粗糙,琳琳的手指很嫩,皮肤被划破了,指甲也被滑的裂开了好几道缝隙,十指连心,琳琳忍着疼痛,想着诗函现在的痛苦,写的速度反而更快了。
一个个公式,一项项数据,那项实验中的理论部分不是很多,琳琳写满了半个地板就写完了,她站起身看了看自己写的东西,和这边的资料进行着比对。
姚老师做的就是现在这个实验,但是她选择的实验体是猩猩,所以得到的资料也不是很准确,这个实验也被迫放弃,但是姚老师很多的思路给了琳琳不少的启发,结合容儿的一些事情,琳琳隐隐约约有了一个思路,但是太过模糊了,根本无法落地。
“诗函,你能不能回去呆上一段时间?给我半年,我一定能够找到方法给你复原!”琳琳感觉太阳穴又开始微微发胀,便抬起头,向诗函说道。
诗函却摇了摇头,撑着爪子在地上写了一串长长的话。
“一分钟我都忍不了,杀了我,我唯一的朋友。”
“真的要这么做么……只能这么做才行么……”琳琳仿佛虚脱了一样跪坐在了地上,十分绝望地说道。
诗函点了点头,再次指了指自己原来写下的那个字,疼。
“安乐死,可以么,给我半个小时时间配药……”琳琳一个字一个字从嗓子里艰涩地挤着,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小刀子一样,撕扯着冲破了她的心,喉管里都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。
“吓……桀……”诗函点了点头,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琳琳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,抹黑来到了晓月的那件实验室,她不知道自己的权限还在不在,但是她相信晓月不会主动把她清除掉的。
滴,门开了,琳琳立刻打开灯,开始着药物的配比。
就算无法彻底复原,但是还是可以参考容儿的经验,搭个桥,让混合在一起的基因先分清层次,然后构建起一个平衡,等基因失活后进行强制分离,这样,诗函就算死了,也是以人类的样子死去的。
或许是压力的原因,琳琳仅仅半个小时就配好了一副药剂,三个针管,一针戊巴比妥钠,一针搭桥,一针过量氰化物,因为不知道诗函的身体到底能承受到什么程度,所以琳琳配的这一针氰化物,毒性可以让整个圣丽安瞬间死光光。
(戊巴比妥钠国内买不到,大家也不要尝试,那玩意是深麻药剂,生命可贵,务必珍惜。)
地下一层,诗函在安静的等着琳琳,看到她手里的三个针管时,诗函的眼睛亮了起来,安乐死,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救赎了。
琳琳拿着三个针管蹲在了诗函的身边,摸着她的胳膊,颤抖着问道:“诗函……那我开始了。”
“吼!”诗函点了点头,看着琳琳笑了起来。
先是第一针,三分之一的麻醉,诗函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平静了下来,这个剂量的麻醉也不至于让她直接昏睡过去。
第二针全部退入,诗函浑身颤抖了起来,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,张着大嘴嗬嗬的吐着什么粘液,绿色的皮肤,狰狞的爪子渐渐地褪去,诗函慢慢的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但是,琳琳深知现在她的痛苦,这一针下去,诗函就是必死的了,肯定没救了。
“我最好的朋友,竟然是一个外院的。”诗函浑身都是粘稠的液体,她虚弱的笑了笑,抬起手摸了摸琳琳的脸蛋。
“诗函……”琳琳再次哽咽了起来。
“别说,让我说说话吧,叫了你这么久的杂种,对不起啊。”
“我从小在圣丽安长大,成绩一直不算好,高中也是勉强考上的,没有人看得起我,成绩好的不屑于和我一起,成绩不好的巴不得我变成一个废物,这样她们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只有你,你愿意和我说话,和我一起吃饭,毫无保留的给我讲题。”
“就算是换了寝室,你也经常来找我,我那时候碍于面子,不敢和你多多接触,现在想来,这倒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了。”
“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,我活了16年啊,就交到了一个好朋友,不过也值了,如果我能够活着,我想和你一起去纽约看好莱坞电影,一起去夏威夷度假,一起去伦敦去巴黎逛街,一起去日本看秋叶原的漫展,那些地方我只在视频里见过,从小到大,我的眼里都只有圣丽安罢了。”
“我想……咳!嘶!琳琳……疼!好疼啊啊!疼!”
说了一半,诗函便痛苦的挣扎了起来,琳琳一慌,这么快?药效到了?
“我要……死了吧?”
“诗函!我会带着你的愿望!我会让大家以后可以看上好莱坞的电影,我会带着你去夏威夷!我会带着你去秋叶原!你……”
“好……如果有下辈子,我倒是想做你的女儿,把药全都打进来吧,真的好疼,就是没有实验的时候疼就是了,那才叫真的疼。”
诗函笑着,眼睛紧紧地盯着琳琳,好像在鼓励她一样。
“小卷毛,那你可要叫我妈妈了。”琳琳勉强地笑着,胡乱地拿起了手边的麻醉。
“嘿嘿,那我就不是小卷毛了。”诗函竭尽全力的咧了咧嘴,但是太疼了,她真的笑不出来。
“那你就是妈妈的小可爱咯。”
“哈哈哈,那我肯定天天粘着你,琳琳妈妈,能不能把我埋在圣丽安的湖边,我真的好喜欢那里的,你没来的时候我就经常一个人去那边坐着,那里真的好美。”
“好。”琳琳答应了下来
“谢谢,我最好的朋友,我想睡了,晚安哦,值日辛苦。”
“啊,晚安,明天咱们讲刚考的那张数学卷子。”
琳琳将针头对准了诗函的静脉,将剩下的麻醉注入,诗函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,她显得轻松很多,可爱的睡颜还带着一丝笑意。
趁着麻醉还在,剩下的氰化物全部推入,紧紧十几秒,诗函的心脏便不跳了。
“啊!!!!!!!”
琳琳抱着诗函的尸体,放声大哭着,铁门里的吼叫声也同时响起,回荡在这个阴森森的地底。
夜已经很深了,琳琳哭到眼睛都肿了起来,才抱着诗函的尸体离开,她戴着眼镜,一路躲避着监控,将诗函带到了那片湖边,她用手扒着土,也不顾指甲和肉分离的疼痛,指缝中流出的鲜血全都染到了土里,浸在了诗函的衣服上。
一个小时后,这里变成了一块平平整整的土地,琳琳看了看周围,她记住了这个位置,这是她第一次杀人,杀的还是自己的朋友。
“你们,都要死……都该死,该死……”
琳琳低声呢喃着,她对自己的计划本来还有一丝不忍,而现在,所有的不忍都没有了,这个学校都是疯掉的,那自己何必保持清醒呢。
都去死吧!
另一边,科学院地下一层,那位英姿飒爽的伪娘从一个阴暗的角落走了出来,给青苏主任发了条消息。
“成功。”
“辛苦了,咱们加的火快够了,到时候再把琳琳引过去一趟,张夔那个老王八蛋应该也快动手了。”
“你也是个王八蛋。”
“谢谢夸奖。”
这伪娘收起了联络器,将琳琳在极度伤心中没有打理的痕迹全部清扫了一遍,默默的离开了。
而琳琳,这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教室,窝在被窝里久久无法入学,她躺了一会,决定起身,她也要写日记了。
怪不得总有些人喜欢去写日记呢,因为有些心里的话,只能藏在心里罢了,给朋友说,怕伤害到她们,给别人说,又不愿意。
那只能说给自己去听。
新的一天。
自己的实验室被动过了,晓月皱着眉头调出了录像,发现竟然是琳琳在配安乐死,吓得她赶紧来到了琳琳的教室,敲了半天琳琳也没开门,只是隔着得到了一个回复。
“我没事,放心吧。”
“不要做傻事,你这个成绩,直升都够了。”晓月感觉琳琳的声音有点奇怪,但只当是闷久了,才变得这么沙哑。
“嗯。”琳琳回了一句,便不再说话了。
但是消息还是传开了,所有人都以为琳琳是自暴自弃,学院也没好意思去追究琳琳的责任,这个事情便这么压了下来。
而今天,倒是一个大日子,学院院长的任期已满,要进行换届了。
按理说,现在的院长干的还是不错的,应该会继续连任,但是学院的气氛却变得很古怪,不知道是为什么,大家都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压力。
“璇儿,你说叫咱们过来干嘛?”媛媛低头问道,她和璇儿的关系可以说是最好的了。
“不知道啊。”璇儿摇了摇头,抬头看着礼堂前的大灯说道。


   


“也是莫名其妙,班长也不出来,这破地方,还没雏凤一半好。”媛媛不停地嘟囔着。
“哎,少说两句,别被揪了小辫子。”璇儿拉了拉媛媛的袖子,小声地说道。
琳琳不出面,外院这群人的日子着实难过,凉子虽然也能做主心骨,但是琳琳当初打下的根基很牢固,就算她现在不受宠了,大家也只认外院的领导人是琳琳。
幸好有文文学姐周旋,但是她也是带着大家憋憋屈屈的忍,大部分人都已经开始埋怨起了琳琳,不是她的任性,自己这群人怎么会这么惨。
提前半年就来了内院,结果把她们带成了一个烂摊子,还不如不来呢!不来,她们还能团结团结有个领头人,不至于现在走到哪都受气。
大部分的外院学生,现在都投入了文文的怀抱,而文文的压力也是激增,高三毕业的事没弄完,又来了一波烫手山芋。
这个琳琳,一点都不靠谱,文文学姐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骂着,但是也没办法,谁让自己是学生会会长呢,不过会长一职绝对不能给琳琳了,那个叫晴儿的,倒是挺不错。
外院的人带着各式各样的想法,叽叽咕咕的小声讨论着,礼堂满是大家的窃窃私语声。
过了一会,礼堂突然暗了下来,只有前台的大灯亮着,一位枯瘦的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进来,咳嗽了两声,才用阴鸷的声音说道:
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新院长,张夔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4

tdk1367 发表于 2021-4-1 22:33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呜呜,哭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ntise 发表于 2021-4-1 22:5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這章看的更多的是不爽啊
看這樣子刀還有好幾把啊
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看到琳琳反殺
琳琳趕快瘋起來啊
話說容兒其實全部都猜到了吧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国农 发表于 2021-4-1 23:35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虐啊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11151687 发表于 2021-4-1 23:4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啊啊啊啊啊啊,一大早看到文学作品了!上班迟到也无所谓啊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kgdihbukn 发表于 2021-4-2 00:1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够色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卡哇伊12 发表于 2021-4-2 00:1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啊 期待反杀 就是不知道后面柳家会不会捅刀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梦梦很酷 发表于 2021-4-8 17:36:1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卑微下贱的贱母狗,求圈养调教母猪,现实网调求男主女主,不要只会口嗨白嫖的,一分钱不想花还想我给你钱,不要加,千万别找存在感,喜欢羞辱捆绑束缚爬行角色cos,禁忌血腥黄金,母猪母亲把母狗生出来就是被主人玩弄的,但暂时不太能接受轮奸,希望能隐私保密,现实只能看时间,网调布置任务可以反视频照片之类的,不确定只是试试玩之类的就不要加了,谢谢!
3372664816f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晴fvj- 发表于 2021-4-9 20:43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主寻奴蛮温柔的,但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比较严厉,要绝对听话忠诚不能有二主,跪地为奴起身为友,不希望你只是一味的下贱,可以做主奴也可以做朋友,最好有一定的了解,不要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男女奴都可以207790133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刐gig 发表于 2021-4-10 18:37:1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找m不要太丑,其实一般般都可以,五官较好,本女主以前玩好久没玩了,找听话的可以一起成长,比较喜欢被舔脚,自认为腿还是比较长的,不要什么都做不到,我不是做慈善的,除了血腥黄金都要能慢慢接受。328103670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2粉丝

499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所论坛 节点 - [SSL 07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所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