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七章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7892102 发表于 2021-2-22 00:0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七章
第十七章 路丝缇安的送葬之旅

阿尔弗雷德勋爵即将启程去拜访王国的地方贵族,他面色有些许阴沉——因为他不久前从他的好友,王室第三继承人那里得知,帕里斯的航空港因为临时的检修保养不能使用,他不得不提早出发,乘车出行。不过他阴沉的脸在看到金雀花庄园宴会厅正中,被锁在墙中的路丝缇安之后,便晴朗了起来。坐车也有坐车的玩法,他这样想。
…………
终于到了他启程的日子,莱昂纳多只带了十几名护卫,算上三驾马车的车夫与主奴二人,一行也不过区区二十人。当先的马车是勋爵的座驾,另外两驾则分别装着行李与送与地方领主们的礼物。而现在,护卫与车夫们在金雀花庄园的门口,等待着勋爵大人的大驾光临。
勋爵没让他们等太久,护卫们甚至没有交谈几句话,便看到了勋爵与他宠物的身影。
走在前面的贵族当真是风度翩翩,丰神俊朗,一身猎装舒适而美观,上面的花纹与配饰让他穿这一身参加宴会也不失礼。贵族嘴角挂着轻佻的笑,右手牵着的却并不是猎犬,至少猎犬不会发出女人的娇哼。
那是可怜的弥思蕾芙小姐,她长及小腿的银发被高高地束成马尾,发环与马具型的口枷连接,湿润尖长的舌头从口环中探出尖来,口水挂得老长。密集的绳网在她的胸前交错,双手在背后高高束起,布满绳结的长绳从胸前出发,探入峰峦当中的深谷,嵌进阴唇,与手腕连接。黑色的皮革束腰几乎要将她的内脏挤出去,紧绷的乳链锁着她的细小樱桃,巍峨山峦随着她的脚步涌动。厚实而宽大的项圈让她不得不抬头,冰蓝色的双眸微微上翻,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。足背上缠绕着黑色的绳索,绕过脚腕与第二根脚趾,在她的足心固定好S型的金属片,金属片正是高跟鞋的鞋跟,有足足14cm高,让她赤裸的脚尖点在金雀花庄园大门的石子路上,护卫们能看到她锋利的黑色脚趾甲。狭窄的金属片几乎要刺入路丝缇安的足心,让她的每一步都是难以忍受的酷刑,尽管没有脚镣限制她的步幅,她也难以走出正常人的步子。除此之外魅魔小姐浑身赤裸,雪白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水光,后背、前胸、臀部、大腿的鞭痕鲜艳欲滴。
她一路被主人牵上当先的奢华马车,而莱昂纳多并没有急着下令出发。他将折磨宠物一路的股绳拆下来,手指狠狠地抠弄了几下,惹得她呼出发情的喘息,不由得弯下腰来,却看到豪华马车地板上的玄机:一个小滚轮,上面是连着许多小球的锁链;以及一个假阳具。路丝缇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直起腰来,双脚踉跄地向后退,但她的主人死死把住她的腰臀,用不容置疑的声音告诉她:“坐上去,路茜。”
路茜翻了个白眼,停下挣扎。她缓缓跪下,膝行到对应的位置,用鸭子坐慢慢坐下,阴部与后庭随着滚轮与阳具的进入开始抽动,她努力地克服着将双腿揪起的本能,对抗着逐渐冲入脑海的性冲动,终于将这两个巨物完全吞下。魅魔小姐弯着腰,剧烈地喘息着。她的口水顺着口环滴落在地板上,但这并不算完,莱昂纳多将她的双腿掰直,原本的鸭子坐,便成了一字马。为了避免奴隶的挣扎,主人将每条腿都束上了十段皮带,牢牢地将她锁在地板上,又把她的双手与天花板上的吊环连接,逼迫着她直起腰来,正对着面前的布帘。终于大功告成,勋爵大人把自己摔进座驾后方的沙发上,拉了一下手边的绳子,发出一声巨响。
布帘应声打开,却是一面清晰的镜子,将陷入窘境的路丝缇安照得清清楚楚。她本来就酡红的面颊又飞上了红色,瞳孔里全是害羞、惊愕与欲望———她甚至想上了镜子里的自己,身下的快感当下便冲昏了她的脑袋,汁液喷薄而出。
而勋爵的傲慢声音抑扬顿挫地说:“你应该也猜到了吧路茜?你那贱穴里的滚轮与后庭里的阳具都和车轮连接着,祝你好运哦~”言毕他将手伸出窗外,示意使团出发。
随着车轮地逐渐加速,小球也开始在魅魔小姐的花径里来来往往,阳具也在她身后不断吞吐着,放浪的啼叫从口环中冲出,离开马车,让一行人的牛牛都蓄势待发。
勋爵的本意是让路丝缇安看着自己高潮,来贬损她的人格,加剧她的耻辱,只是————
一直翻着的白眼让小路茜的视野中一片漆黑,根本无暇他顾。她几乎要折断的腰肢扭动着,脑后的马尾不停地耸动,偶尔露出她光洁的后颈,湿汗浸满绳索与皮肤,让她银色的长发紧紧贴着腰背。勋爵大人兴致又来了,又拿起了他的鞭子。
车粼粼,马潇潇,行人刺鞭各在腰。白发奴儿车中叫,青眼不见镜中娇。
………………
弗兰东南,大路边的山林中
三十余位青壮年在其中蛰伏,他们穿的只是弗兰乡野中常见的农夫布衫,但手中却都端着精英军团的制式步枪。除了当先几人,剩下的眼中都带着浓浓的担忧———他们是刚刚落草的农民,相约从原来领主的封地中逃到东部的法外之地,除了自己和衣服之外身无寸缕,在东部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匪帮吸收吞并。但他们遇到了一位贵族打扮的人,给了他们武器、食物与金钱。“帮我打劫那个车队,男人全都杀死,我只要那个极度美丽的女奴隶,剩下的都给你们,然后我们再也不牵扯。”他是这样说的。
而现在,这座山林,就是他们被通知的蛰伏时间与地点。
他们看到大路那边逐渐清晰明亮的火光接近,车马的声音伴着女人有些沙哑的哀鸣。他们拐进山林下端的平地,慢慢停下来,女人的声音在完全寂静的夜里更加清楚,但也逐渐停止。
山林里开始躁动不安,当先的头领听到此起彼伏的吞咽声。
“深呼吸,别害怕,别着急,兄弟们。我们等他们大都睡下来,直接冲进营地开枪,他们不是刚被叫醒就是困得要死,打不赢我们的,我们人还多!”男人压着低沉的声音,“只要打死了他们,我们就什么都有啦,只干一票就可以远走高飞!记得吗,那人说他只要那个女奴隶,不在乎我们碰不碰她。你们有多久没碰过女人啦?自从我们逃掉之后?而且那可是贵族老爷的性奴隶,那屁股、胸脯比你眼珠子都白!比你家的泥巴地都软!正等着我们浇灌呢!深呼吸,兄弟们!”
躁动渐渐平息下来。
山下的营地在一阵响动之后安静了下来,只留着一处篝火还亮着,四位护卫在彼此交谈。
豪华的马车里,勋爵大人刚刚用自己堵住了奴隶那惨呼不绝的嗓子眼儿,女人的意识也渐渐回归,终于能体味到身后鞭笞后的阵痛,就这火光看着镜中湿汗淋漓的自己,抽动着胸脯与鼻尖,白浊从她不能合上的唇齿中流出。莱昂纳多揉了揉路茜顺滑的发顶,躺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,他盖上毯子。月光与火光从车窗流入,洒在路丝缇安赤裸的身躯上,勋爵看着那抽动着的、带着鲜红鞭痕的苍白又曼妙的身体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“晚安路茜,日子还长呐。”他轻轻呢喃着,进入了梦乡。
而另一边,魅魔小姐终于缓了过来,在心里臭骂着自己的主人。
“这个傻逼上辈子一定是太监!”她对着镜子,狠狠地蹙着眉毛,“曹丕没力气,折磨人心眼多着呢!啊~好痛,他到底是心里有什么疾病。”这样想着,却又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不过我还蛮喜欢就是了,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他也尝尝女人的快乐,然后让他死得利落点。”尽管来到这个世界上这么久,除了拘束还是拘束,连只鸡都没杀过,但她受到自己种族的天然影响,加之熊主人长久以来的对待,魅魔小姐已经变得有些暴戾了。
“否定!如果他能老老实实地请求我,这些东西我必乐在其中还无敌配合。我甚至还能帮他出主意!但他居然胆敢这样对我,无论是哪个世界可都是违法的!可不是我的问题!”路丝缇安在心里怒吼,反驳着空气。
好~弥思蕾芙女士温柔知礼,一身正气!
在路丝缇安还在主人的鼾声里胡思乱想的时候,枪声划破了夜空,惨叫将睡鸟惊醒,鸣啼而逃。
接着是密集的枪声与破空声,勋爵大人翻身下床,掏出步枪,扒在车窗上观察四周。
在偷袭下四名哨兵当场毙命,三位护卫在起床的时候被按进了棺材,在乱战中三位车夫和三位侍卫倒下,尽管袭击者似乎训练生疏,已经死了十余个,但这边算上主奴两人也只剩下了七个,袭击者无法沟通,显然是冲着杀光抢光来的。
莱昂纳多快速地解开路丝缇安被锁在地上、岔着一字马的双腿,脱下她脚上的金属片,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。“听着,路茜,别乱跑,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跟紧我,听我的命令。”勋爵大人急切地说,奴隶小姐点头如捣蒜。莱昂纳多把她丢到沙发上,用枪托敲碎了镜子,打开镜子后面的门,开枪打倒了冲向他的两个暴徒。然后跳下马车,一边安抚着躁动的军马一边解开它们的拴马索,而后甩了一枪托,正砸在试图袭击他的土匪的脑壳上,转身快速爬上车夫的位置,狠狠地甩起缰绳。
四匹军马向着大道夺路而出,另外一边剩下迷迷糊糊的卫兵也被解决,枪声在马车的后方不停响起,但他们的枪法实在感人,能解决卫兵纯粹是因为足够近、足够突然。
勋爵皱着的眉头随着枪声的远离逐渐放开,他小松了一口气,大脑开始转动起来:
“见鬼,这地方还没到东部丘陵,已经这么乱了?看到我的马车,寻常土匪怎么敢袭击?”
“有人指使?冲着我来的?可我王都里并没有树敌,地方的贵族这次我也是初次拜访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连绵不绝的马嘶打断了他的思考,军马被什么东西绊到,硕大的马车侧翻过去,莱昂纳多被摔得七荤八素,手中的步枪也被甩出好远,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,炸死了军马,飞起的火焰点燃了一部分马车,破片刺入了勋爵的身体。耳鸣声占据了莱昂纳多的脑海。
“见鬼!有陷阱!”莱昂纳多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双腿都骨折了,但他又想起了什么,大声叫喊起来:“路茜!路茜!快过来,来主人这边!”
被绳索绑着半身,遍体鳞伤的魅魔从翻到的侧门中挪出来,有些费力地依靠着马车站起来,看着倒在地上的主人,眉眼低垂,似乎在等候着他的命令。但莱昂纳多明显地察觉到她眼中的异样,心神一动,电流在那一瞬间从她三点上与舌头上的穿刺传遍她的四肢百骸,“别想耍花招!婊子!过来这边,我把你的手解开,你扶我到那边的树林里藏起来!趁他们还没赶过来,快点!”
路丝缇安被封着的嘴巴依旧不能说话,但她从电流中缓过来的眼神并没有畏惧,而是笑意。
她在主人惊惧的目光与厉喝中,在传遍周身的电流里,躺进了火堆中,然后在一阵揪心的炙烤声之后缓缓走出。绳索被烧成飞灰,口枷的皮带被烧断,束腰也掉了下来,只有火光里依旧洁白的胴体,甚至连头发也没有损伤,只是披散了下来。她慢慢地捡起了远处的步枪,如同本能一般检查了里面的子弹,还有整整十发。
然后一步一步踏向了自己的主人。莱昂纳多拼劲全力干扰着她,但她不为所动,莱昂纳多甚至能看到她周身逸散着的电流。黑洞洞的枪口恶狠狠地怼在他的脸上,几乎要把他扣进地里。
“有什么遗言吗,莱尼?”性奴的声音自上而下,传入莱昂纳多的耳朵。
“婊子!你以为我死了你能好过吗?看样子你调教不够啊?”他的声音嘶哑暴戾。
但他看到,扳机在渐渐握紧,他甚至能听到枪膛里的声音,恐惧渐渐攫住了他。
“路茜!我的好路茜!把我救下来,回去我给你睡床!天天对你好!让你做我的妻子!”
“路丝!回去我就放你自由!还会给你一大笔钱!”
【她从来没是过我的奴隶,她的顺从只是表演,只是在享受】这样的想法穿过勋爵大人的脑海。
“弥思蕾芙大人!请放我一马!我愿意做黑塔的附庸!弥思蕾芙大人!”
枪口依然指着他。他却想起了什么,哈哈大笑起来: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这个见鬼的女人!你还记得我的契约吗?”
路丝缇安歪了歪头,“哦,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,那个契约还挺像那么回事的,有什么门道吗?”
“你只要胆敢伤害我,那个契约就会让你死!刻在灵魂里,不管你是魅魔也好天使也好!都会死!现在,我命令你,婊子!不想死的话就把那吃屎的枪放下!把我带走!”
路丝缇安皱了皱眉头,她在心里询问马斯特女士:“马斯特女士,您谦卑的仆人会有事吗?”
“别这样说话,怪恶心的,不会有事,那个东西只是会让你假死晕厥一会儿。”
她在主人期冀的目光与气急败坏的脏话里裂开了笑容,低眉顺眼了那么久,但无论是“陈瑾瑜”还是“路丝缇安”都有一副带着攻击性的坏女人脸孔。
步枪把男人的头按得更死了。
“见鬼!你不要命了吗婊子!”
“闭嘴吧,莱尼,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奴儿呢~”火光映衬着她的冰蓝双眸,似乎有血光在其中闪烁。
“我是!原初魅魔!我,不,死!我是世界的……”,她顿了顿:
“腐化者?”
枪响传遍荒野。路丝缇安看着脚下破碎的头颅,笑了起来。
“有缘再见咯,主人。”然后她便昏了过去。
………………
我是被双穴的快感叫醒的,还有粗野的男声。我的“尸体”被抱起双管齐下。
“他妈的!这女人,怎么死了下面还这么紧,还他妈在吞我的迪克!”
……GNMD你已经不是人了,第一次亲眼见趁热的。
“可是,老大,这个女人是个死的,怎么交差啊?”
“那也没办法,又不是我们干的,他也不能怎么着,这点东西也够我们远走高飞了!你给我专心点啊?这么美的女人,死的也值啊!曹丕不积极思想有问题!”
我低垂着眼看见那人腰带上弹巢充满的左轮手枪,居然有十二发?轻闭双眼,魅魔的感知告诉我在场有十余个男人,心中已经有了筹划。
先享受享受吧~让这两个人做个风流鬼……???不对!!!我才刚有点感觉……
你们怎么就缴枪了???
感受着双穴内一前一后的热流,而后逐渐变软的东西,我一阵无言,快速伸手取出“老大”腰间的枪。
“砰!砰!”两位风流鬼膝盖一软,倒下,我也顺便把他们拔出来,站直了身躯。
“见鬼!这婊子还没死!他妈的!抓住她!”
砰!砰!砰!
“顾不了那么多了!射死她!”
砰!砰!
我停止扣动扳机,看着剩下的十个人,高声喊道:“等等!先生们!我们谈谈怎么样?”
他们似乎被同伴的接连倒地所震慑,一个看起来文静一点的农民被推了出来。
“我们凭什么和你谈?在你击杀了我们这么多同伴之后?而且我们人多!”
“我的枪里还有五发子弹,脚下还有一把十二发的,你可以赌一赌我会花多少发子弹杀掉你们所有人。”
“而且你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铁吧?都是出来讨个生活,谁也不必要为谁搭上命?”我腆着扑克脸来掩饰我心里的紧张。
“好吧!我们和你谈,你想怎么样?”
“你们的老大已经被我杀了,跟我干,怎么样?”
“我们没必要了!这些财务足够让我们剩下的人过上不错的生活!”
“豁,你们以为你们拿得走吗?你们杀的人可是圣杯勋爵,莱昂纳多·冯·阿尔弗雷德!这些东西你们脱不了手,况且你们的武器早就被魔法标记过了,能追踪到你们的位置。你们的主使者本来就没打算让你们活命!”凭借着封印松动之后的微不足道的魔法与魔法感知,我察觉到他们手上制式武器的问题。
“这……”男人们交头接耳,而后义愤填膺:“领主不让我们活,那人也不让我们活!贵族都是狗娘养的!”
“确实是狗娘养的,我也是从贵族手里逃出来的,要跟我干吗?”
“凭什么?凭你这个小……娘…皮?”他们的怒骂逐渐怂了起来。
“我比你们枪法都准,我脑子好使,我会魔法知道怎么解决你们武器上的手脚!”
“而且我美啊~白天抢劫,晚上干我,岂不美哉?实话告诉你们,我对于睡眠没有必然的需求,你们换着守夜,我都可以陪着。”
“我们不放心。”那个文静的农民打断,“白天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下我们可以接受,晚上再来一次这样,可怎么办?”


   

“开什么玩笑,你们可是我的小弟!”
“……”他没有作声。
“好吧!马车上有拘束具,你们看到了吧?我教你们用,晚上的时候和休息的时候把我锁起来,做生意干正事的时候把我解开,怎么样?”
“成交!老大,我们该叫你什么?”他们把枪放下,我也把枪丢掉。
我沉思了半晌,然后靠着微微破封的魔力变了个戏法。我银色的长发缓缓变成猩红色,我伸手把它剪到及背,眉毛与眼睫也随之变色,只有双眸冰蓝如旧,右眼眼下浮出一颗细小黑痣。
“我叫斯卡莱特(Scarlet),叫我斯卡莱特就好,”我笑了起来,“先生们,猩红女士帮成立了。”
“猩红女士的第一个命令是。”
“跟我干!”
我没有多做解释,但他们都懂了。
我笑着看着他们冲了上来,舔了舔嘴角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1

威严厉鉒 发表于 2021-2-22 02:1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更新了好耶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易如反掌 发表于 2021-2-22 02:1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耶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915643547 发表于 2021-2-22 02:2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如果作者大大想开新坑的话,比较想看类似番外1里那种女主给自己设定严密的规则,之后被迫服从的剧情,实在太对我xp了。被迫完全可以是受制于自身的力量,不论是自己封印了自己的能力也好,还是不明真相的外人阴差阳错地搅乱了原本的计划也罢,都很香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zhoulei1975 发表于 2021-2-22 02:4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嘞!我会考虑的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czcccc 发表于 2021-2-22 02:4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考研的同时不要忘了更新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la18773709116 发表于 2021-2-22 02:5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尽量欸,宿舍写h文实在是社死行为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74524275 发表于 2021-2-22 03:0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何止啊啊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母狗娜娜 发表于 2021-2-22 03:0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确实是灾难的,提心吊胆的
你这么说不会被逮到了吧?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gagged_love 发表于 2021-2-22 03:2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暂时停一段时间啦,我有点卡住,要开个新坑顺便想想接下来的安排w,然后在合适的时间暂停一下新坑回来和魅魔小姐约会w希望到时大家支持一下新坑啦,已经在写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2粉丝

485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所论坛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所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